叶医师为人处世稳重但不迂腐,不仅在理论指导上提倡中西医结合,而且临床实践中也善于博采众长,不拘泥于用单一的治疗方法,积极尝试多种中医外治按摩针灸疗法。如穴位贴敷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小针刀、中药汽疗治疗骨性关节炎,腹针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失眠,穴位注射治疗面瘫、周围神经损伤;颈腰椎病的牵引态下针刺和浮针治疗,关节炎、哮喘、过敏性鼻炎的冬病夏治,中风病的醒脑开窍针刺、头皮针、拮抗肌疗法等。此外,还在探索把现代康复医学的评定和治疗方法与传统中医药针推相结合,力争创出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康复理疗科的品牌特色。叶医师认为只要能尽快地减轻病人痛苦,治愈疾病,用何种方法治疗疾病,属不属于中医范畴,并不是特别重要。在以往的临床实践中叶医师运用多种特效中医药技术结合现代医疗手段治疗多种疑难杂病,尤其在类风湿关节炎和中风病的临床、科研、康复工作中取得了较大成果。

    
例1:  王某,女,72岁。四肢关节肿痛,伴晨僵3年余,平时间断服用强的松、英太青等药止痛,未进行正规治疗。近1月来,患者感觉关节肿胀疼痛明显加重,早晨感觉手指僵硬超过1小时,严重影响生活自理和劳动能力而来诊。查体发现手指、肘、膝关节肿胀,局部发热,轻度活动障碍,双手握力下降。检验指标:血沉82mm/h,类风湿因子248IU/L,CRPIl. Smg/ml;诊断:类风湿关节炎,风湿热痹。
    
给予常规药物治疗:雷公藤多苷片20mg,每日3次为主,配合抗炎镇痛和保护胃黏膜药物,并结合腹针治疗。治疗结束,关节疼痛减轻,活动轻快。瞩患者坚持每周5次腹针治疗。两周后患者感觉关节疼痛肿胀明显减轻,晨僵已减少至20分钟左右,复查血沉48 mm/h。6周后已无明显疼痛、晨僵,关节肿胀基本消退,活动可,复查血沉23 mm/h。停止腹针治疗,雷公藤多苷片减半继续服用6周后停药。随访半年无复发。
   
 例2:患者,女,43岁。双膝部疼痛,上、下楼困难5个月。有膝部外伤史及长期半蹲位工作史,局部畏寒喜温,常有刺痛感,夜间尤甚,舌暗苔白,脉细。检体:局部关节轻度肿胀,髌压痛(+),髌骨研磨试验(+),髌骨内侧上、下缘指压试验(+)。特殊检查:膝关节X线示,髌骨下缘明显增生,关节间隙轻度狭窄。诊断:膝关节骨性关节炎,风寒湿痹。按摩针灸取穴:主穴鹤顶、双膝眼,配穴血海、阴陵泉、曲泉。用热补手法使髌骨下有热感,再用电针加TDP照射半小时,起针后局部刺络拔罐。